分享到:

蛋壳公寓否认跑路传闻,但为何有人信了?

蛋壳公寓否认跑路传闻,但为何有人信了?

2020年10月17日 09:52 来源:中国速发电玩开户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17日电 (彭婧如)“杭州蛋壳公寓的公司财务跑路,公司破产倒闭,为避免最大损失请联系公司。”近日,微博网友晒出的伴侣圈提示让蛋壳公寓冲上热搜。

  蛋壳公寓官方微博在14日下午疑似回应此事,表示不要轻信谣言,但该条微博很快被重新编纂,删除了回应部分的案牍。随后,蛋壳公寓正式回应称,近期部分合作方因与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目前,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截图自蛋壳公寓官方微博。
截图自蛋壳公寓官方微博。

  上述回应微博下有网友留言:“小编你别后面拿不到工资。”“要撑下去,好的企业大家一起来庇护,返现延期有困难租户会体谅,别到头来真的没了。”

  有不少租户反映,租屋断网多日,联系不到管家,反映问题没有回应,保洁办事也没有了。有网友表示:“感觉像真的……”“但凡有这传闻就是快了。”

  CEO被调查,业绩亮红灯

  不怪租户们多心,2020年确实是蛋壳公寓的多事之秋。

  本年1月,有疑似蛋壳公寓员工在脉脉称,蛋壳公寓拖欠员工工资,1月份工资3月份才发,2月份工资按照最低工资标准发放。

  别的,蛋壳公寓还被爆出“两头吃”的行为。当时,多地蛋壳公寓的房东称,公寓方面要求房东免租一个月。与此同时,租客从蛋壳公寓租房子却不能减免租金,双方对于“房东免租、租客交租”的企业单方面行为表示不满。这件事甚至惊动了深圳市住建局,该局为此约谈了深圳蛋壳公寓相关负责人,并密切跟踪关注事件进展情况。

资料图:一名小伙展示本身通过本地租房平台找到的房子。 <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20/10/15/002b1c6a40dd4848a4ec3b43b7a6568a.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资料图:一名小伙展示本身通过本地租房平台找到的房子。 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 />
资料图:一名小伙展示本身通过本地租房平台找到的房子。 中新社记者 王刚 摄

  虽然其他长租公寓也有被质疑“两头吃”,甚至被控诉趁着疫情期间涨价,但公司CEO被调查的消息,则给蛋壳公寓带来了更恶劣的影响。

  6月18日,蛋壳公寓披露一则人事变换公告:公司CEO高靖涉及调查,董事会已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为临时CEO,该任命即刻生效。

  按照公告,此次高靖涉及调查事项主要为其创办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但具体是因哪家企业的商业投资被调查,并没有明确答案。

  虽然蛋壳公寓表示,高靖所涉及的调查与公司并无关联,公司及其任何其他董事或高级办理人员均未收到任何可能与该等调查有关的通知、查询或索赔,但这并不料味着蛋壳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创始人是企业的灵魂人物,作为蛋壳公寓的创始人,高靖被调查一事势必会对公司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若高靖因上述调查被处罚,蛋壳公寓的高层很可能会进行人事变换,进行一次大洗牌,可能会对公司经营战略标的目的产生必然影响。

  蛋壳公寓的业绩确实不乐不雅观。同花顺数据显示,2017-2019年,蛋壳公寓净利润别离为-2.72亿元、-13.7亿元、-34.37亿元。按照蛋壳公寓6月披露的上市后首份财报,2020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9.4亿元,同比增长62.48%,实现净利润-12.34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8.16亿元,亏损面进一步扩大。

  投诉不竭,长租公寓频频暴雷

  不单是蛋壳公寓的“锅”,长租公寓屡遭投诉、频频“暴雷”的现象,也让消费者们成了“惊弓之鸟”。

  中介在没有任何告知预约的情况下,直接带客户来看房;偷偷拖欠业主水电费、燃气费、物业办理费;房屋质量问题包罗甲醛超标、房屋漏水、供暖不足;不公平条款,违约金过高;办事体验差,管家威胁租客等方面的投诉不胜枚举。

  其中,租金贷问题最受关注,且多次被相关部门调查。“租金贷”即租客与长租公寓企业合作的金融机构签订贷款合约;金融机构替租客向长租公寓企业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分期向金融机构偿还租房贷款。

资料图。<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20/10/15/61c1b16e828340808b2876d41a708eb8.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

  长租公寓企业由此可提前从金融机构获得长期租金,积蓄资金池,形成财务杠杆,用以规模扩张、吸纳新房源。

  “运营机构利用提前收回的租金扩大规模或者运营,一旦租赁市场不景气或者新增租户较少的时候,机构将会面临资金问题。”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王小嫱评价称。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房产家居领域投诉量最多的就是“长租公寓”。如,某租赁平台跑路后导致投诉量上涨,不少租客交了上万元房租,没住几天就被房东赶了出来,这样的情况在长租公寓领域比比皆是,一旦平台跑路,租客也面临艰难的维权境地。

  “疫情爆发以来,长租公寓投诉量经历了一段时间地猛增,但随着疫情的不变,从2月份开始投诉量一直呈现下降的趋势,8月投诉量又有所上涨,主要是杭州、上海等地的友客、巢客、岚越等长租公寓接连出事。”上述投诉平台数据显示。

  8月27日,有杭州的租客表示,刚在长租公寓友客交了2万多元房租,中介就拿钱跑了。8月29日,杭州又一家长租公寓巢客“跑路”。同期,上海岚越企业办理咨询有限公司(即岚越公寓)在浦东的办公室,也是人去楼空。

  在成都,巢客遇家、连合之家等多个包租公司亦疑似卷走房租跑路。据媒体报道,仅巢客遇家和连合之家两家公司的受害租客便将近2万人,涉及金额达3亿元摆布。

  别的,至少还有包罗适享、海玛等在内的多家房屋租赁企业的创始人或主要负责人失联,波及西南、华南、华东等多个省份城市,涉及数以万计的房源的房东和租客。

  高进低出,脆弱的商业模式

  面对长租公寓“跑路”的现象,上海、广州、海口、合肥、成都等多地的相关地产协会纷纷发布住房租赁市场风险提示。成都市房地产经纪协会除了发布风险提示外,还开展了住房租赁企业专项排查工作。

  “这些企业以住房租赁名义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高风险经营模式开展诈骗行为,最终导致房东租金收不回来,租客房财两空。”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称,要谨慎选择租赁企业。

此前微博上,有视频显示杭州一长租公寓平台的物业大门紧锁。
此前微博上,有视频显示杭州一长租公寓平台的物业大门紧锁。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认为,针对此次蛋壳公寓被传跑路的事件来讲,上市公司的角色一般不会有跑路倒闭一说。“不外类似猜测也说明长租公寓市场确实比力脆弱,也说明企业的经营不变面临很多不确定性。”

  “长租公寓频频出事,说明企业高杠杆运营,但常规经营收入或业绩并不好。”严跃进表示,主要问题在于房屋是托管的,对类似托管是否需要更加规范,如何降低长租公寓企业成本等问题需要研究。

  “长租公寓的问题主要出在其脆弱的商业模式上,重点聚焦在杠杆的商业模式,忽略自身的业务水平,并未从办事客户出发。”王小嫱分析认为,本年租赁市场在疫情冲击下活跃度下降,租赁市场量价齐跌,加大了长租公寓机构的资金压力。

  “长租公寓行业在国内仍是发展初期阶段,盈利模式尚未清晰,前期需要投入大量成本,国内租金回报率低,行业回报周期长,机构不能急功近利,精细化运营稳步发展才是立身之本。”王小嫱说。(完)

【编纂:黄钰涵】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办事 | 供稿办事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不雅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